三十多名旗袍爱好者深情演绎旗袍情结

 “我等你,直到垂暮之年。野草有了一百代子孙,那条长椅上依然空留着一个位置……”电影《花样年华》,除了讲述一段沉默的爱情,还让更多的人记住了张曼玉身着旗袍的袅袅身姿。很多人对旗袍的喜爱,是源自于那部电影。年代改变了文化,文化也在改变着年代。容颜依旧花犹在,说的是时尚一百年的旗袍,也是充满了怀旧情结、追求美丽的爱旗袍的女人们。
    一袭青衣,染就一树芳华,两袖月光,诉说绝世风雅。行走在芳菲的流年里,身着旗袍的女子,永远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而置身于无数现代新潮的时装中,穿旗袍的她们也恰到好处地演绎着独特的魅力。
    上周日,为庆祝“三八妇女节”,旗袍会花样年华总会在江西路举行了一场“女人节·女人花”的花艺沙龙,三十名旗袍的爱好者,梳着精致的发型,脚蹬高跟鞋,身着自己喜爱的旗袍——或珠片冰绸,或平纹丝绒,或青花绵绸,或森系亚麻,或水墨丝绸,本就是一幅典雅唯美的画,再加之花艺的香气,感觉时光好像随之回流,浓浓的复古气息扑面而来。其实,回溯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当时的名媛们生活已经相当洋气,身着妖娆妩媚的旗袍,或两三相聚喝咖啡,或一群好友跳舞、弹钢琴、排演英文话剧……即便现代看来都很时尚,也就道不清究竟谁承袭了谁、谁预演了谁。
    提起旗袍,你或许会想到几个关键词:风韵、轮廓、婀娜、婉约、妖娆……字字迸发美感,字字也充满诱惑。“是女人都该拥有一件或几件旗袍”,这话听起来略有矫情,却实实在在说到女孩子的心里头去了。在青岛,大大小小的旗袍会有好几家,青岛旗袍会、玫瑰联盟旗袍会、花样年华总会……每一个自发组织形成的旗袍会会员都不下千人,可见旗袍爱好者们的群体之大。“单是我这边,涵盖整个山东地区的分会成员就有五千多人,青岛约有两千人,”旗袍会花样年华总会会长王晓丽告诉记者,成立两年时间内,因着共同的兴趣爱好,向往更多交流与分享,会员们经常组织各种沙,她也经常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向大家分享一些关于旗袍历史与文化的文章。
    “西方礼服是塑造人的,旗袍却是一种很柔软的面料,它只能去放大你的美。”“盈香阁”旗袍华服会馆阁主冷菲对旗袍有相当深厚的感情和造诣,她认为,当你有足够的自信和丰富的内心,才会穿出它的味道。“100年来,旗袍不断融会着时尚元素,发生各种微妙的改变。它却总能让人想起中国女性独有的美丽。”在她看来,这是旗袍的风韵,也是穿旗袍者的风韵。
    无论寒暑,一年有300天都在穿旗袍的冷菲,向记者分享了一位客人的故事。一个原本相貌平平的女孩,在第一次旗袍量身,和一年后再次量身时,有一项数据足足增长了5厘米,原来第一次接触旗袍后,她被深深吸引,之后她衣橱中旗袍渐渐多了起来,并了解旗袍文化,学习礼仪,愈发自信挺拔。
    一身优雅的旗袍,给日常生活带来好心情。在花样年华旗袍会中,既有老年大学、文化馆、群艺馆的老年爱好者们,也有一小部分年轻的女孩子。“我从很早前就喜爱旗袍,家里现在约有40多件各式各样的旗袍,不过比起多的会员有200多件来说,又是小巫见大巫了。”喜欢在各种场合选择量身定制的旗袍作为装扮的王晓丽幸福地说,旗袍是她“最美的衣服”,而这“最美的地方”,就在于它的贴合感。
    有23年服装定制经验的馨惠工作室杨新会,做的就是这样一针一线手工盘扣,量身定制旗袍的工作。作为老青岛人,她感受到近两年旗袍在青岛的时尚和繁荣,她听过无数旗袍“粉丝”最动人的情话,也劝导过无数“只敢远观不敢亵玩”的“暗恋者”。“儿女结婚还是日常穿着、活动晚宴还是出国旅行,每个人穿着旗袍的场合不同,选择的面料也就不同,图案、色彩、款式,也都是独一无二的。”热爱中国山水书画的杨新会,偏爱一切中国元素和中式图案,设计独特、工艺精湛,常常让不同身材的女性都满意而归。
    一袭制作于上世纪20年代末或是30年代初期的旗袍,即使没有细致勾勒出女性的体态,在展馆里平常地挂着,看上去也是美的。擅长旗袍与服饰文化的青岛大学服装学院教师董晓文说,严格意义上,旗袍并不算是传统的服饰,它的历史尚不足百年,但是旗袍对传统服饰元素的忠实以及吸收西方技艺的别致剪裁,让它成为中国女人“最美的衣服”,使旗袍在大多数人的心中成为“华服”或“国服”的代表。
    “旗袍的廓形符合中国传统女性的身材标准(削肩、细腰、丰臀),旗袍体现出温婉端庄的大家气质,和优雅、自信的淑女风范。”在为二十岁的大学生们讲授《中国服装史》课程时,她把旗袍的审美单独拿出来重点介绍。她看到,比起穿着起来偏成熟范儿,甚至略显老成的旗袍审美,二十岁上下的年龄,更关注的是旗袍的似露非露,欲语还休,“旗袍是遮掩的,又是开放的,既含蓄内敛,又浪漫风情,也就增添了许多性感。”董晓文说。
    旗袍在百年的演进过程中,形成了它的四个特征:立领、盘扣、收腰和下摆开衩。审美在变化,旗袍的长长短短也在不断变化,而这四个永恒的存在,是旗袍万变不离的宗源。王晓丽感慨,旗袍的精妙在于那高高竖起硬领,和恰倒好处的收腰,女子配上旗袍,内修外敛,凹凸有致,一领一衩一窈窕,天生就是一段风流婉转的韵事,其淌出的又何止是万种风情?
    如果定要加以划分,旗袍可以分为京派和海派两种。“最大的区别在于旗袍的下摆,京派以直筒为多,古朴大气,一些女性要人,大多穿京派旗袍;海派的下摆则是花瓶形,上宽下窄,更能体现女性的自然美,因此也更为富家小姐、社交名媛所青睐,直到今天也比较流行。”早年一直在上海生活、最早把海派手工旗袍带到青岛来的冷菲觉得,当设计师赋予这件旗袍涵义时,她的生命并没有完全绽放,直到穿在她的女主人身上,与其人生阅历底蕴、灵魂修养,实现共鸣时,互为成全、相得益彰,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命绽放。
    透过流年的纱幔,去品读旗袍,慢慢地一定会读出旧时光的味道。“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冷菲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外婆穿旗袍的黑白照片、母亲亲手裁剪的布料、公司里收藏的百年真正海派手工旗袍……消逝了的岁月,被现代的节奏尘封,而每当人们试图想起那段岁月,凋零的旗袍也就成为了最美的载体。
    旗袍承载了这个朋友圈的怀旧情结,承载了她们对积极乐观美好生活的愿望,自然也会对她的主人提一些要求。董晓文指出,尽管不像旧时“标配”的烫发、玻璃丝袜、高跟鞋那般严谨,现代穿旗袍也依然有许多礼仪和姿态要求。比如,如果出席宴会,就可以选择丝绸面料制作的高档华美的旗袍,底摆可略长一些,开衩也可高一点;日常穿着,则适合选择简洁休闲一些,齐膝或膝盖以上,开衩不宜过高或过低,以在膝盖以上10厘米左右为佳。每一颗纽扣都需扣紧,即使天气再热也不能解开。根据季节变化,旗袍可与西装、风衣、毛呢大衣或皮草皮革相搭配。穿着旗袍后,要保持身体笔挺,步伐稳重、优雅端坐等。
    每当抚摸着自己收藏的百年旗袍,其呈现的上海百年老字号的老师傅们代代相传的传统手工工艺,都会让冷菲不能自已,“这些手工匠人们从十二三岁就开始学徒,一辈子只做旗袍,不用缝纫机不用机器,一针一线缝制、盘扣、滚边、镶嵌、绣花……”冷菲说,一件两三千元的价格,其实完全不能与手工带来的细致珍贵相衡量。杨新会也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了解手工匠师们的付出与追求,看到手工工艺和旗袍文化的价值,这是一种来源于旗袍的希冀和寄托。